游戲玩著玩著 突然迷妹們都去讀博士論文了-TopACG
游戲里的許墨
游戲玩著玩著 突然迷妹們都去讀博士論文了-TopACG
游戲玩著玩著 突然迷妹們都去讀博士論文了-TopACG
游戲玩著玩著 突然迷妹們都去讀博士論文了-TopACG
游戲玩著玩著 突然迷妹們都去讀博士論文了-TopACG
游戲玩著玩著 突然迷妹們都去讀博士論文了-TopACG
宮崎駿的動畫電影《起風了》的片名出自《海濱墓園》

去年底在游戲《旅行青蛙》走紅之前,我的朋友圈是被《戀與制作人》給霸占的。

那時候大家還不養蛙兒子,而是沉迷于《戀與制作人》的男主角們——當紅明星周棋洛、霸道總裁李澤言、高知教授許墨、帥氣特警白起。玩家作為一個落魄影視制作公司的老板進入游戲,為了拯救公司快要倒閉的命運而游走在四個男主之間。

作為一款乙女游戲(即針對女性玩家的戀愛游戲),《戀與制作人》最核心的部分與流行偶像劇一樣,為各位女性玩家們提供“夢幻男朋友”。四位風格不同的男主角,成功地讓各位迷妹們心甘情愿氪金(為游戲花錢),天天打卡做任務。某種程度上說,“人設”越完整,玩家們也更容易沉迷。最近,就因為許墨提到了一本叫《瘋癲與文明》的書,有這本書賣的網店都被迷妹們掃蕩一空,留言也十分一致:為了跟上男主人公的步伐,要開始看這本書了!但是迷妹們,請抓緊時間,因為要跟上愛看書的許墨,有一張書單在等著你們啊。

《瘋癲與文明》 福柯

作為一個腦科學教授,許墨會在女主角問“你在看什么書?”的時候回答“福柯的《瘋癲與文明》”。不是許墨的專業書,但是在整個大社科的范圍內,這是福柯的博士論文,1961年出版。

作為20世紀最有挑戰性和反叛性的思想家之一,福柯的名字并不算陌生,但是要說起他的作品,估計很多人會露怯:不敢說自己真的看完了。大體上也因為福柯是個很難概括的人,文學歷史哲學政治混到一起砸下來,《瘋癲與文明》《規訓與懲罰》《臨床醫學的誕生》《性經驗史》……沒點社科通讀基礎,確實不好說能完全看懂。

所以迷妹們如果真的有興趣,不妨看下李銀河寫的《福柯與性》和加里·古廷的《福柯》。比起作家本人的作品,別人的解讀可能更適合當做入門導讀。

《在雪原與星空之間》 畢淑敏

這部書名出現在許墨的朋友圈,“在雪原與星空之間,你是唯一的色彩。”

看一看瞧一瞧,搞學術的人說起情話來,這個風格可還行?

但是,得知這句話其實是化用了畢淑敏的一部散文集書名之后,迷妹們只能給游戲公司負責許墨文案的小組給跪下了,這是怎樣的草蛇灰線啊?首先,因為畢淑敏本身的心理學背景,她出過不少相關背景的小說,包括有一部專門以心理師為職業設定的《女心理師》。其次,這本散文集里的一些經典名句也暗合了許墨的感情線——“要么共赴深淵,要么力挽狂瀾”。據說,許墨之后的感情線會黑化,聽起來是不是挺帶感?

《夜鶯與玫瑰》 奧斯卡·王爾德

《小王子》 安托萬·德·圣-埃克蘇佩里

不知道是不是某種定律,偶像劇的男主有很大概率會有一部童話書作為一個注腳。

比如當年大火的韓劇《來自星星的你》里的都教授,就有一本童話書《愛德華的奇妙之旅》。想來想去,大概是編劇為了賦予男主“童心未泯”的品質吧,由此最大程度地讓女性產生憐惜感與保護欲。

《夜鶯與玫瑰》出現在某一個女主要求許墨讀書的環節里,許墨選了《夜鶯與玫瑰》,但是女主卻說要聽《小王子》。熟悉《夜鶯與玫瑰》故事情節的人,已經大概猜出許墨的感情有多苦了。王爾德筆下的愛情故事主人公,總有一種獻祭感,就像另一部作品《面紗》里說的那樣:“我知道你愚蠢、輕佻、沒有頭腦,然而我愛你。”

而《小王子》作為一種“互文”,基調相對來說是溫暖的。我記得第一次在言情小說里見到《小王子》的梗,是亦舒的某部小說,亦舒還在寫專欄里提到自己給女兒買過《小王子》的繪本。后來是1998年的港劇《妙手仁心》里,蔡少芬手術昏迷變成植物人,吳啟華就坐在一旁給她大段大段地念《小王子》片段。蔡康永也很推崇這部童話,自認是“小王子”這個角色。連帶著,連有個自拍App都起名“B612”(小王子住的星球)。

《愛麗絲鏡中奇遇記》 劉易絲·卡羅爾

許墨書單里的童話書,還包括這本,著名的《愛麗絲夢游仙境》的姐妹篇。

作家本人在1865年創作出《愛麗絲漫游奇境記》后,又在1871年推出了《愛麗絲鏡中奇遇記》。相比于第一部,第二部要溫和很多:在愛麗絲的幫助下,瘋帽子找到了他的家人。而紅皇后變壞的原因是因為白皇后小時候撒謊,最終白皇后道歉,兩人和解。

愛麗絲也是有心理學隱喻的一部童話,紅皇后對愛麗絲說過一句話:你必須盡力地不停地跑,才能使你保持在原地。這句話催生了進化理論里的“紅皇后假說”,物種為了對抗捕食者和競爭者,必須不停地進化,而捕食者也是如此。這個梗被《生化危機》所用,里面的控制程序就叫“紅皇后”。事實上許多童話都可以從各個角度去解構去分析。我讀過一本《女巫必須去死》,就分析了為什么童話里有女巫這個設置以及與當時社會歷史的關系。小時候讀的童話,現在想來是有些細思極恐的細節的。

《海濱墓園》 保爾·瓦雷里

“Le vent se lève, il faut tenter de vivre.”

從法語到中文世界,一共有三個版本的翻譯:“縱有疾風起,人生不言棄。”“風起,唯有努力生存。”“起風了,好好活下去。”當然更多人知道《海濱墓園》,是通過宮崎駿。2013年他的動畫電影《起風了》的片名,正是用了這句詩。

瓦雷里是個傳奇的法國詩人,早早成名,卻為了追求“純粹和無知的知識”而放棄了詩歌和愛情,投身于公務員事業,在法國國防部和哈瓦斯通訊社工作過。《海濱墓園》寫作于他的晚年,他開始回顧這一生的經歷,思考生與死、過去與未來的關系。

我們從語文課本上認識的卞之琳,就翻譯過這篇詩歌,上面那句“風起,唯有努力生存”就是他的譯文。《海濱墓園》開頭第一句大家可能有點印象,“這片平靜的房頂上有白鴿蕩漾。”

跟上男主角的節奏,還要讀周易和泰戈爾。

(游戲里許墨情節相關圖書不完全清單)

1.《愛麗絲鏡中奇遇記》劉易絲·卡羅爾

2.《瘋癲與文明》福柯

3.《海濱墓園》保爾·瓦雷里

4.《螢火蟲》泰戈爾

5.《周易·大畜》

6.《小王子》安托萬·德·圣-埃克蘇佩里

7.《傲慢與偏見》簡·奧斯汀

8.《目送》龍應臺

9.《理智與情感》簡·奧斯汀

10.《夜鶯與玫瑰》奧斯卡·王爾德

11.《在雪原與星空之間》畢淑敏

12.《世間的名字》唐諾

13.《自由國度》V.S.奈保爾